百纳汾水 文明叶脉發布時間:2020-05-21 黨委宣傳部 點擊:

【編者按】5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來到汾河濱河公園,聽取太原市汾河及九河綜合治理、流域生態修複等情況彙報,對太原汾河沿岸生態環境的滄桑巨變表示欣慰。今轉載山西日報《百纳汾水 文明叶脉》文,讓我們對山西母親河的曆史、人、現狀有更多的了解,做出水利人的更大貢獻,共創山西美好明天。       

曆史是一條長河,上溯三千年,昔周成王桐葉封弟叔虞于唐國,後唐叔虞子改國號爲晉。春秋時晉國版圖恰如一片桐葉,而今山西地圖亦如當年成王剪成玉圭形狀的那片葉子,汾河是其主葉脈,百條支流蔓延省境,葉脈水豐而葉綠,葉脈水枯而葉黃,數千年來,三晉文明隨汾水注入黃河,彙入中華文明的永續血脈。

漢武帝元鼎四年,秋收之後,漢天子劉徹的船隊由黃河河口進入汾河,來到河東汾陰(今山西省萬榮縣)祭祀後土。答謝完大地之母,武帝乘樓船泛舟汾水,飲宴中流,忽得南征將士捷報,正與群臣歡飲的武帝于甲板上起身,仰望長空雁陣南飛、白雲秋風,遠眺汾河兩岸草木葳蕤、菊蕊流金,置身煙波浩渺、白浪滔滔的汾水之上,感慨系之,把酒而歌,作《秋風辭》:

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

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

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越是面對浩大的流水,越是容易使人聯想到光陰易逝、一去不返。孔夫子曾歎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那麽,是什麽讓建立了千秋功業並稱秦皇漢武的一代雄主悲欣交集、感慨萬千?正是與中華文明的曆史長河渾然一體、滾滾向前的浩蕩汾水。汾者,大也,然而汾河不僅僅是水量豐沛、風光旖旎,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她對華北大地和生息于其上的各族人民有上善之德,承載著自上古以來中華曆朝曆代的功過得失,在航運、水利、農業、生態諸方面都有著舉足輕重的深遠作用和曆史地位。早在漢武帝爲之作歌的5個世紀之前,西周春秋時期,晉國發生饑荒,秦國載數萬斤米糧的大舟由渭水經黃河入汾,源源不斷輸送晉國救災。這是公元前647年的事情,它不僅是汾河航運史的較早記錄,更是秦晉之好的曆史見證。作爲投桃報李,越千年之後,隋開皇三年(公元583年),都城長安倉儲空虛,文帝下诏調汾晉之粟以給京師,以晉糧援秦。唐開元年間,更是連續3年,700萬石晉糧通過汾、黃、渭反哺長安。可見汾河通航能力和漕運吞吐量之大,而其對于國家長治久安的積極作用更是載入《晉乘·略》《新唐書·食貨志》等史冊。

汾河,古稱,又稱汾水,是黃河的第二大支流。《山海經》載:管涔之山,汾水出焉。諸種水文地理古籍均作此說,經現代多次考察認定其源頭在山西省甯武縣境內管涔山腳下的雷鳴寺泉,此處立有汾源靈沼石碑,傳統上被視爲汾河之正源。山西的地理特征是表裏山河,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呂梁,兩大山系構造形成山西境內忻定、太原、臨汾、運城四大盆地,古老的汾水貫穿南流入黃河,後因龍門山與孤峰山間斷裂作用複活,中部陷落,南部隆起,汾水被迫放棄古河道掉頭向西,在萬榮縣榮河鎮廟前村河口彙入黃河。汾河全長713公裏,流域面積39721平方公裏,寬容博大、兼收並蓄,幹流自源頭到入黃口,沿途接納百余條大小支流,其中流域面積上千平方公裏的有7條:岚河、潇河、昌源河、文峪河、雙池河、洪安澗河和淦河。曲折奮進千裏途中,又有7條大泉作爲主要補給源:蘭村泉、晉祠難老泉、洪山泉、郭莊泉、廣勝寺霍泉、龍子祠泉、古堆泉。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母親河古老的地理人文特征,塑造了山西人憨厚、誠信、內斂、寬容、開放、奮進、創新的文化品格。

汾水自遠古洪荒時期就在黃土高原上奔流,滋潤了華北大地,養育了三晉文明和生靈,作爲中國古代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汾河的每一朵浪花都是一個美麗的傳說故事,承載著中華文化古老而優良的傳統,百條支流就有百條傳說,每一眼泉水都有動人的故事。唐代李頻有詩雲:遊訪曾經駐馬看,窦犨遺像在林巒。泉分石洞千條碧,人在冰壺六月寒。窦犨即爲春秋時晉國窦大夫,生前在狼孟(今山西陽曲縣黃寨)開渠引水灌田、興修水利,受到當地人民的愛戴,于汾河接納的第一眼大泉蘭村泉下遊修有窦大夫祠。千條碧”“冰壺寒的神奇泉水,即爲蘭村泉之烈石寒泉。汾河沿線的文化、水利、農業、地理由此詩可見一斑。晉祠難老泉馬鞭抽水的傳說、傅山題寫的難老匾額;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的汾酒汾水水源郭莊泉;體現1300年農業灌溉史和洪洞人性格的廣勝寺霍泉分水亭;姑射山麓相傳西晉時金龍轉世而成的龍子祠泉等,如同天上銀河裏的群星,共同構成汾河光芒璀璨的文化圖像。汾水一路南流,過靈石縣靜升古鎮,于左岸接納靜升河後突然掉頭向西,接納雙池河,迂回穿行于霍山的斷裂帶。相傳,大禹治水來到此處,見峽谷又窄又淺,汾水滯流山下形成汪洋,便帶領民衆劈山搬石疏浚河道,打開靈石口,空出晉陽湖,汾水自霍山而出,沖積出廣袤的平原,使晉南的兩塊盆地與陝西關中連成發祥了中華農業文明的巨大産糧區,黃河一衣帶水滋潤著晉陝東西兩岸。這一汾黃交彙的兩河流域,具有典型的盆地氣候特征:平原地區海拔不過400米,四季分明,燦爛的陽光像溫暖的乳房哺育著大地上嗷嗷待哺的生靈;環繞的高山卻壁立3000米開外,屬高寒地區,山頂積雪終年不化,盛産白皮松、五色花、雙頭蛇、萬年燈。有足夠的遺址可以證明,堯舜禹的部落都是以這片河谷盆地爲國中之國,一直在這片豐饒的平原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堯都平陽所在的臨汾市,體現華夏文明原初民主時代的堯天舜日公天下的堯廟,是中華文明在人類文明史上先蹈地位的閃光印證。

河清海晏 永续发展

古人雲:送君千裏,終有一別。送別,是我們漫長的曆史長河中極其重要的一個文化符號,因此而留下無數脍炙人口的詩詞佳作。李白《菩薩蠻》有句: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每一程的相送,都要置酒,而這把酒敘別的所在,多在四通八達的水陸交通要道,每個繁華渡口都有許多的客棧酒肆,至少有一座亭子來遮風擋雨的,于是在汾水岸畔就有了許多的客棧和亭子,承載著這些千古佳話。武俠名家金庸先生在其作品《鴛鴦刀》中寫到:蕭中慧此行也爲鴛鴦寶刀,甘亭鎮汾安客店之中……”金庸也是著名的曆史學家,他把故事場景設置在了臨汾盆地的這個至今屹立在汾河岸邊的小鎮上。何其有幸,我就生長在這個汾河流域的農耕文化圈的小鎮,在與汾河並行的同蒲鐵路旁邊的一個小村落裏長大。古來人類逐水草而居,汾河的一條無名支流從幾個小村莊之間蜿蜒而過,形成山水林田湖草天然和諧的理想人居環境,兩岸到處是鳥雀、昆蟲、魚蝦天堂的濕地,濕地上遍布高大葳蕤的皂角樹,遠遠望去,只見一團團的黑色樹叢,高大濃密的樹冠遮蔽著,看不出起起伏伏的坡岸上還隱藏著村落人家。夏季,河水溫暖透明,我們一幫光著屁股的男娃們在水裏鑽進鑽出摸魚捉蝦,說說笑笑的嬸子大娘們蹲在小河邊洗衣裳,她們將粗布織物鋪展在平整的青石上,撈一塊搗爛泡好的幹皂角扔到上面,用手心按緊了猛搓,搓出厚厚的粘沫,直到沫子塗抹均勻了,再把衣物折疊起來,掄起棒槌一頓猛砸。水面波光潋滟,在她們的臉上、衣裳上晃動著光斑。東家長西家短說笑著砸好了洗物,抛到河水裏,順流拽上幾拽就幹幹淨淨,于是喊叫來幫手合力擰幹了,鋪展到初生的野花雜草上,太陽曬著小風拂著,不消片刻就晾幹了,聞一聞,有陽光和皂角雙重的芳香。這皂角,比豬油胰子好用好聞,女人家都愛用。這就是我記憶中美好的汾河岸邊的如詩如畫的自然景色和生活環境了。

汾河流域自古生態環境甚佳,山清水秀、植被豐茂。柳宗元《晉問》中記:晉之北山有異材,梓匠工師之爲宮室求大木者,天下皆歸焉。兩岸奇花異草、佳木奇材漫山遍野,而也正是因珍奇而招禍,汾河流域生態的破壞自唐中葉始。中唐大興營造宮室殿宇,把秦嶺、隴山一帶的樹木都砍伐殆盡,近山無巨木,遠求之岚、勝間(《新唐書·裴延齡傳》),因爲山西與京都一河之隔,渭水、黃河、汾水漕運便利,呂梁山便成爲采伐木材的重災區。宋真宗時更是大興土木,僅大中祥符年間(公元1010-1016年),在山西岚縣、離石、汾陽一帶采伐柏木的伐木工就多達三四萬人,大量木材從支流漂入汾河,再結成筏排順汾河而下,入黃河,直到開封。萬筏下河汾的情景,曆經唐宋金元數代,致使綠水青山變成了荒山禿嶺,水量大減。到了明代,汾河上只能秋夏置船,冬春以土橋爲渡。有清一代墾荒屯植的現象有增無減,水土流失日益劇烈,曾經帆樯林立、棹歌素波的汾河已無航運功能了。前些年,由于單純追求經濟的粗放式發展,汾河幾乎成了排汙渠。2002年,我生長的那個曾經詩情畫意的小村莊,突然間被一個生化廠包圍,那條記憶著我童年歡樂的小河,夏天是一片暗紅色的汪洋,臭氣讓人作嘔,冬天被廢水沈積物填塞的河道白茫茫如同沒有生命的鹽堿地。而汾河中下遊基本斷流,沿著南同蒲鐵路坐火車,只能看到煤灰覆蓋的幹涸河道,兩岸雜草叢生、垃圾遍地。這種狀況,直到黨的十八大提出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努力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後,才得到逐步而徹底的改觀。

爲了讓汾河水量豐起來、水質好起來、風光美起來,實現汾河流域生態綜合治理、省境所有河流全覆蓋,山西構建了一個由省、市、縣、鄉、村主要領導擔任的五級河長體系,省長親任省總河長,省級領導班子成員分別擔任7條省管主要河流和黃河山西段的省級河長。市級河長78名、縣級河長899名、鄉級河長4336名、村級河長16053名,共同守護修複母親河的自然生態,呵護她重新煥發生機。3個月內建成了71個水質自動監測站,分布于7個流域投入使用,爲全流域治理安上了清潔眼晴雨表

汾河在太原市區有9條主要支流,經過九河綜治,太原汾河景區形成了寬500米,長60公裏的綠色生態景觀長廊,成爲全國最長的城市公園。汾河景區以人、城市、生態、文化爲主題,兩岸分布著6個自然景觀區、4個文化廣場、10座園林,汾河晚渡”“雁丘”“沙灘碧水等景觀景點40處,繁衍生息著珍稀鳥類160多種,有瀕臨絕迹的紫背葦鳽,還有黃斑葦鳽、花凫、灰頭麥雞、高跷鸻等非本地鳥類從遠方來棲。汾河公園景區是會自然呼吸的生態濕地,是太原的天然氧吧,成爲市民們打卡的新地標。古韻悠悠景色新,中華傳統文化、現代文明與大自然得到完美結合,重現明代張頤《汾河晚渡》描述的:山銜落日千林紫,渡口歸來簇如蟻。中流軋軋橹聲清,沙際紛紛雁行起。

問渠那得清如許,爲有源頭活水來。經過從源頭治理,全流域治理,百條支流和供水泉源都重新煥發了活力,汾河重現水草豐美、水質清冽,成爲華北的水塔,逐漸恢複黃河第二大支流的功能,把清粼粼的汾水注入黃河,讓黃河的泥沙減少、清波蕩漾,呈現出河清海晏的盛世美景。

绿水青山 锦绣太原

清粼粼的水來,藍格瑩瑩的天,小芹我洗衣裳,來到了河邊……”著名歌唱家郭蘭英在歌劇《小二黑結婚》裏唱出了小芹內心的喜悅,也唱出了山西的美好風光。電影《我們村裏的年輕人》的插曲中你看那汾河的水呀,嘩啦啦地流過我的小村旁……”更是把山西的母親河美景唱遍祖國的大江南北。那麽在新的時代,這塊被汾河滋養著的土地上,人居環境怎麽樣呢?

這麽說吧,如今在山西太原買房,有一個地帶人們不必對方位的選擇過多糾結,還會産生出辯證的哲學思考,那就是住在濱河東路還是濱河西路:住濱河東路,可以眺望河西汾河碧波之外蒼茫青翠的遠山;住濱河西路,可以領略玉帶般的河水環繞、各種花樹掩映中的城市景觀。而無論住在東路還是西路,白天如果天氣晴朗,看到的都是浩浩湯湯、潮平岸闊的汾河水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河面星羅棋布的綠洲上,百鳥翔集,錦鯉跳躍,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若是陰雨天,則又有另一番煙雨鎖河、水鳥低掠、白浪滾滾的詩意。夜晚,華燈初上,汾河上的10多座具有現代設計感的大橋或人行天橋燈光效果打開,則虹橋臥波、七彩流光;晚飯後出來休閑的人們身心自在地評點領略著,流連忘返;假若是個晴朗的農曆十五前後的晚上,更是皓月千裏,浮光躍金,有著不同愛好的人們聚集在各個廣場上唱歌跳舞,絲竹談笑,此樂何極!

外面來的人們會問:這樣如同古代文豪的詩篇與畫聖潑墨的山水般的人居環境,房價一定是太原最高的了吧?回答是未必,因爲太原汾河景區的這條綠色生態景觀長廊有60公裏長,是全國最長的城市公園,人們安居的可選擇性很大,沒必要在哪一塊兒紮堆;況且,汾河在太原境內有9條支流,其中對角線貫穿市區的幾條沙河,兩岸都建設成了景觀快速路,無論住在太原的哪個角落,都能夠在10分钟左右驱车到达汾河景区公园,可以带孩子到沙灘碧水领略天涯海角的风情,也可以去跑步和垂钓,跟住在汾河两岸没太大差别。倒是外来游玩的人们可以乘坐画舫和观光游船泛舟河上,观赏两岸的龙城新景,也可以到风光旖旎的水库景区游乐场尽情地释放欢乐。不过太原汾河长廊最吸引人的去处,还不是上述的自然景观和休闲娱乐的地方,而是掩映在绿荫和碧水当中的山西省图书馆、博物院、体育中心、科技馆、大剧院,这里是人们感悟山西悠久的历史文明和传统文化、进行艺术陶冶和为现代赛事激情呐喊的地方,公园里最美的景观是每天清晨图书馆前安静地排着长队的男女老少,还有科技馆前面在父母或者老师陪伴下有序地进出的孩子们。晋阳古韵,汾河新景,太原人在新时代幸福地生活在自然、人文、城市和谐的人居环境之中,一派锦绣太原城的盛世景象。

不,不僅僅是太原,汾河全長近千公裏,流經山西6個市的29個縣(市區),流域面積近4萬平方公裏,不僅汾河流經的城市兩岸都跟太原汾河景區同樣的生態和環境,全流域近百條支流也都經過了山水林田湖草一體化保護和修複,成爲了水草豐茂、天藍水碧、鳥語花香、風光旖旎的綠水青山。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  責任編輯:權福林 2020-05-20  _)


水院官方微信